滴滴!是林淮俞呀!!✨

过激翔推,婉拒同担。

【胜茶】不求不得

#oocoocooc
#名字瞎**取
#第一次尝试写文章希望别被打得太厉害…


- 明明心里很喜欢却保持着距离
怕被伤害就伪装出高冷的表情
——《东京不太热》




得知丽日要结婚后,几天的压抑、痛苦与后悔积攒在眸底,此时此刻似是要爆发出来。


爆豪胜己,人们眼中个性强大的英雄,而此时他只是一个被告知暗恋对象即将结婚的男人。千万苦痛,百般婉转,最后只化作几声呜咽被自尊心扼杀在嗓间。他蹙眉,他咬牙切齿。


绿谷出久现在有点无措,他从未想过眼前这个男人会有这般颓废模样。


餐馆里的灯光泛黄映在木质桌面糅进了几分温暖,而窗外风声呼啸。如今任何的感官,带给爆豪的只有刺痛感。丽日结婚的事实镌刻在他那看似坚强的心脏上。


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时候要找绿谷出久,是因为绿谷跟丽日比较熟吗?自己还心存侥幸认为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吗?快要打烊的酒馆里只是一片静谧。


这时风声停了,爆豪突然停止了刚刚一切动作,唇齿微张仰鄂吐息。眉梢微挑,他似乎又变成了原来的不可一世的鲜衣怒马少年模样,他的右手支撑着他下颚左手阖握酒杯。爆豪准备说些什么,绿谷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着实让人不爽。我现在应该很冷静,他想。但爆豪清楚感觉到字句从喉间流出时的颤抖。


“臭久,她再也不是我的小姑娘了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那天爆豪说完那句话,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独自闯入风雪中离开了。他找绿谷出久只是喝了杯酒,就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。


房内的窗帘密不透风,深夜虚无缥缈的情绪勾起回忆,记忆里棕发女孩的模样一直深刻的印在脑海里,包括毕业晚会上最后见到她离开的背影。


他依稀记得身边簇拥了不少的人,她露出一个令人放心的笑颜,糯糯的开口说自己先回去了不用送,并叮嘱一番不可以多喝酒。喧嚣的环境中只有她的声音最为清晰,一下一下的敲打自己的心脏。自己抬了抬脚,最后没有追上去。爆豪胜己和丽日御茶子的分别没有任何感人肺腑的话语,就像普通的同班同学。假装没有过分的不舍,假装没有过分的在意。


他想,这都是他一腔情愿,这都是他咎由自取。




人体手描p2💦
捉急的衣服皱褶和透视,原地自杀(…

瞎改个图,不知道有miu人之前改过(…)

小久全程懵逼状态,轰同学在干什么我是谁我在哪(。)

轰出有那——么好!